天天中彩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天天中彩 > 联系我们 > 联系我们

李诞和李雪琴为什么让人很讨厌?

发布日期:2022-09-18 11:57    点击次数:156

最近《脱口秀大会5》上线了,可惜口碑崩了,原因和领笑员有关系。

李诞说过,《脱口秀大会》是脱口秀演员的高考,可是两位领笑员要么听不懂演员的梗,要么没有审美标准乱拍灯,导致很多演员一年的努力付之东流,这种感觉就像请文盲来批阅高考试卷,能有公平可言吗?

因此《脱5》上线半个月差评如潮,豆瓣开画5.0分,目前已经跌到了4.9分,并且还有下降的空间。

这一切当然和李诞脱不了干系,他不仅是节目的主持人,还是策划,更是整个笑果文化的股东(虽然只有4%的股份),这俩领笑员就是他利用人脉找来的,大家见了他也毕恭毕敬叫一声诞总。

李诞的才华毋容置疑,他是1989年出生的,今年不过33岁,却已经是中国最出名的脱口秀演员,还能在《奇葩说》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中担任导师,综艺更是接到手软,财富早就实现了自由,可就是这么一个成功的青年才俊,却是“丧文化”的代表,他当年一句“人间不值得”收获了无数赞誉。

另一位“丧”文化的代表是李雪琴,也是从《脱口秀大会》走出来的,短短几年就上了春晚,也算得上天才型女性,可给自己的人设也是“丧”。

刚开始,李诞和李雪琴用一副蔫了吧唧的样子却脱口而出各种金句,大家都被这种反差给打动,很喜欢他们,然而随着两人越来越火,讨厌他们的人却越来越多。

大家为何讨厌他俩?因为他俩是“伪装的利己主义者”。

他们一边劝大家不要内卷,一边疯狂工作;一边年入几千万,一边劝你人间不值得。

这就像极了我们学生时代常遇到的一种学霸,他们嘴上说自己没复习好,这次考试又考砸了,私下里却拼命刷题,每次考试都能名列前茅,我们生气的不是他们优秀的成绩,而是他们虚伪的人格。

先说李诞吧,他很有才华,也很用功,马东在《奇葩说》上就曾经说过,李诞是他见过的最努力的30岁的年轻人;李诞在笑果的同事也说,他是个天才,总是公司里写稿最快完成度最高的一个,还能在繁忙的工作外坚持写作,而且一出版就是畅销书。

可是李诞特别鸡贼,总是营造一副我轻轻松松就获得这一切的错觉。

比如他是脱口秀演员,长于解构经典,调侃权威,弱于建立一套完整的说话体系,所以在《奇葩说》里,每次到他总结陈词时,他总是嘻嘻哈哈遮掩过去,因为他真不擅长这个,但他给人的感觉是不屑于这个。

可是别人发言之后,他常常能见缝插针抖个机灵,赢得满堂彩,最经典的例子就是关于那场“救猫还是救画”的辩论里,“宝岛辩魂”黄执中先进行了一番慷慨陈词,李诞就借力打力,对黄执中的发言进行了解构和反讽,完成了封神一战。他需要找一个靶子来打,自己在平地上是起不来高楼的。

再比如脱口秀演员是个青春饭,创作个三五年就会进入瓶颈期,李诞就特别很聪明,及时转型成幕后制作人,一边享受着脱口秀节目带来的巨大曝光度,一边不用进行创作,想一想他有多久没正经说过脱口秀了,但是提到脱口秀,他中国第一人的位置是越坐越稳了。

通过扬长避短打下根基后,李诞又跑到别的节目里刷存在感,表面是插科打诨混吃等死,实际上是广交人脉,不夸张的说,这个无欲无求的家伙已经悄默默地成为了娱乐圈的顶流。

反正纸醉金迷的是他,酒池肉林的是他,人间清醒的也是他,他一边丧,一边把好处都捞走了。

再说李雪琴吧,女版李诞,脱口秀届的邓文迪。

她最早是网红,靠着踩吴某凡成功出圈(期间还cue过李彦宏),凡凡出事后,她立刻丢掉了这块跳板。

后来参加《脱口秀大会3》,又把王建国当跳板,炒了一整季的CP,然后一炮走火后,立刻和王建国做了切割。

目前她又和德云社的孟鹤堂组成了CP,这块跳板何时撤掉,我们拭目以待。

李雪琴的鸡贼丝毫不弱于李诞。

整个人看上去呆呆傻傻,但人家是北大毕业的高材生,这种反差感一下子就出来了。

她在节目里给自己打造了一个社恐人设,结果出了节目,和开心麻花、德云社、赵本山等几大喜剧社团打成一片,非但不是社恐,还是个社交牛叉证的持有者。

她在各种节目里永远都是反内卷斗士,遇到漂亮妹子就呼吁大家没必要刻以化妆,遇到奋斗人士就号召身边人看开一点儿,结果好家伙,她自己比谁都卷,2年里参加了26档综艺节目,在《开播!情景喜剧》作为发起人更是化身内卷女魔头,折磨着剧组人员熬夜赶稿和排练,自己一度卷到崩溃大哭。

我们从不否认李诞和李雪琴的才华,但对他们这种鸡贼行为实在看不惯,你明明很努力,明明很成功,却非要遮遮掩掩,害怕大家看到,更害怕大家看不到,大大方方卷不好吗?老老实实承认自己优秀不行吗?

随着口碑反噬,两位聪明人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,目前他们给自己的人设也悄悄发生了变化,李诞也逐渐改掉了吊儿郎当的毛病,李雪琴也在《毛雪汪》里被毛不易指出她就是最卷之人。

两个最努力的“丧人”总算露出了虚伪的假面,而社会上真正的丧人则只能躲在角落偷偷哭泣。